唐崇荣牧师归正查经讲座43讲   
上一页|首页|

唐崇荣牧师归正查经讲座
——第四十三讲

希伯来书第七章4-10节

你们多数都吃饱了,有一些还没有吃。没有吃的举手?还没有吃的举手?三个还没有吃。好,还没有吃的一定更「饥渴慕义」,感谢上帝!我看很多城市,现在有一个迹象,就是聚会差不多时间到了,都差不多都坐满了,你们也开始比过去更好了,盼望可以多进步。香港差不多七点半开始,七点半多五分已经没有位子可以坐了。吉隆坡是很特别的,是每一堂都是差不多一千三百人那样多。那个大厅(Ball Room) 很大,费用很多,但上帝就使许多人可以一同来领受主的恩典,感谢上帝。

上个礼拜讲到第七章第一到第三节,那第四到第十节你们在家有没有看?有没有?有哪一个人有这个习惯,没有听先看那一段的请举手?啊,只有几个,所以你每次来就是「不知道今天要听什么,因为连要讲什么我也不知道,要读哪一段我也不知道,就是全部交托给主跟唐牧师两个」,就这样。不行的!你如果可能的话,把还没有讲的那一段读十遍,再看几本注释书再来听,那你就知道这个聚会是怎样蒙恩,而你会吸收得更多。因为我们做礼拜的时候常常不知道今天牧师要讲什么,所以上个礼拜讲启示录,下个礼拜讲创世记,以后就讲路加福音,路加福音讲完了就讲耶利米,耶利米讲完了就讲尼希米,这个「米」跟那个「米」完了以后就讲但以理,再讲以赛亚了,以后就跳到帖撒罗尼迦,帖撒罗尼迦以后就讲到腓立比。所以你就不知道怎么「比」,不知道怎么「加」,也不知道下一次要讲什么。但是这种解经大会是有次序的,所以我劝你好好读,好好想,然后你想「大概唐牧师要讲什么」,「大概这一段下去有什么东西神要给我听的?」你这样预备心了以后再听的时候,你就知道神的带领是很奇妙的,何况是如果你多看几本注释书。知道不知道「注释书」啊?注释书(Commentaries) 就是那些解经家把他们对圣经的心得,研究,对原文,对背景,对整个经文前后跟全本圣经的关系所产生的思想,把它讲了,或者记下来,印出来的那个书叫作「解经书」。如果可能你把几本希伯来书解经的书,这样,你就少喝一点可口可乐,少吃一点零食,就把你的钱买几本注释书。我盼望书摊不要单单卖我的录音带,要卖一些希伯来书的注释书,那你可以看到几种不同的注释书,有的是赞成「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有的是赞成得救还会灭亡的,那些书怎么讲,然后你在听的时候你做一个比较你就很有根基了,明白吗?

有哪一个人家里有希伯来书注释的请举手?有,但是没有看过的请举手?有,有的时候看看的请举手?大概看题目那就不好了。你一定要好好去买好书,然看好书,吸收好书里面的好知识,把那些好东西融汇贯通在你的生命里面,这个很要紧。我个人的书大概是一万本,我很少买故事书。传记、故事、比喻或者那些我都很少买,我比较喜欢的就是有理论性,有思想架构的书。这样,读这些东西的时候比较吃力。那你说「有哲理的书常常看两面就见周公,刚刚看几行就想打瞌睡了,看了两面就与周公见面了」,因为这些哲理的书是不容易读下去的。其实许多哲学的书如果你读惯了以后,你的思想会比别人快,这个 是一定的。无论做什么,把难的先试试看,把困难先克服了以后,那么其他都很简单。所以我训练诗班的时候,常常给他们最难的诗歌,难的诗歌会唱了以后,会唱五十首最难的诗歌以后,什么歌二十分钟就会唱了,什么歌就一下子就练习好了,因为他们习惯受很困难的训练。所以先吃苦,后才享受。大家说「先吃苦,后享受」。你自己先行,行了以后,你以后教你的孩子的时候就不会良心不平安。

你说「先吃苦」,良心说「你自己都没有吃苦」,然后教你的孩子方法一大堆,你就没有力量了。而如果你自己吃过苦,你自己受过操练,你自己克服过各样的困难,你自己磨练过自己以后,你讲的时候,你的心会支持你「对的,你自己讲是对的」,那你的孩子会佩服你,因为看见你是这样的的父母,看见你是这样的长辈,看见你是这样的老师。所以新加坡最近有一个人说「每次听唐牧师讲道,看他那么咳嗽,我们都很累」,「看他讲道都很累」。另外一个人说「不是的,看他讲道我想流眼泪」他说,有两种不一样的思想。还有一个人在香港对我说「唐牧师,你知道吗?从希伯来书开始到现在我每一次都到」。哇!我不知道对他讲什么话,要安慰他呢?或者鼓励他?或者劝勉他?后来我讲一句「我也是」。我想这样就是最好的鼓励了,「我每一次都到」,「我也是」。可能他比我多到几次,我没有来,他有没有来我就不知道了。有时候我忘记了没有来,他也来嘛。所以,我每次应当来的时候我都来了。不过我可能比你少一次,因为有一次我的飞机飞不来嘛,对不对呢?你们有人来了,所以你们比我可能更爱主,更热心,更追求。   

今天还没有上楼的时候,楼下有一个人,我说「你是什么地方教会?」石门教会的。「你从石门来的?很远哪。」他说「你更远」。他安慰我说「你更远」。「那你自己来?我跟我先生来,我跟孩子来,我一个孩子常常来,现在已经在美国读书了,现在他的妹妹来了,每个礼拜都来。感谢上帝,这是神的恩典吸引我们来听主的话。我相信你们每个礼拜讲马克思(Karl Marx,1813-1883) 的《资本论》,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 的《进化论》,或者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 1723-1790) 关于经济哲学也不可能每个礼拜来,只有神的话才能够,对不对呢?感谢上帝。   

你们听了有没有长进啊?(有。)长进在哪里啊?知识长进了,或者批评长进了?你们现在很会批评,「这个牧师乱讲,那个讲错了。」还有一个人对我说「唐牧师啊,自从听你讲道以后,我什么道都不去听了。」我说「你再对我讲一次我就不来了。」你们还要主日去听道。我自己是一个讲道的,有机会听道我还是愿意听道,常常听道,特别听我的学生讲道,盼望他们会有进步,盼望他们有一天比我更好。我们不可以因为习惯听了一些感到好的道理,就把别的聚会看轻了,不可以这样。好不好?大家学习为讲道的人祷告。   

当我坐在下面听我的学生讲道的时候,当然程度上我比他好了,但是,神是看人有没有尽他所能,有没有尽力而为。如果有的话,这个人在神面前同样得到高的分数,因为他尽他所有。   

我有一次大概二十四岁、二十五岁的时候,费述凯牧师,你们中间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可能认识他。他请我番译一首诗歌,这首诗歌调你们都知道----「我知谁掌管明天」。现在很多人会唱那一首诗歌,那个时候在印尼没有人知道那首诗歌,所以我就替他番译。我番译的时候,我感到这英文是不容易,因为用英文番到中文的时候词句有时候很难表达。有时候字数是多了一些,所以要配到那个调,有时候配的调是高调,用「依」「ㄟ」很难唱。用「呜」、「哦」就很容易唱。所以我尽量把它弄到很好,使他番译出来的诗歌唱的时候会很顺口,而且很顺气。这样,我番译完了就交给费牧师,我说「我尽我所能的,大概就是这样了,如果再不好,你应该请别人再番译了。」他说「你尽了所能了?」我说「是。」他讲一句话「上帝也不给天使更高的要求,就不过是这样了。」这句话就吓了我一跳,「连上帝对天使长也没有更高的要求,就是尽你所能」。大家说「尽你说所能」,你不要讲「你」,我可以听,你讲「尽我所能」,一、二、三「尽我所能」。因为你讲「尽你所能」变成对我讲的了。好,大家再讲一次「尽我所能」。当你尽你所能做的时候,虽然你是二年级,上帝说「那够了,你会变成三年级」;你是四年级,上帝说「够了,你会变成五年级」,你懂吗?那个「尽你所能」就是有更进一步的可能的一个开始,的一个资格。所以这个是上帝给我们教导的真理,每一个人尽他所能,神就没有更高的要求,大家说「每一个人尽他所能,神就没有更高的要求」。因为神连对天使长的要求也不过是这样罢了。「人若有愿意事奉的心,就必蒙悦纳,不是照他所无的,是照他所有的」(参:哥林多后书:8章12节)。有没有这样的话?在哪里啊?在圣经里,在基督教的圣经里。在哪里啊?在哥林多后书8 章12节,人若有愿做的心就「必」(哦,肯定的,是保证的,是神应许的)必蒙悦纳,不是照他所无的。「主啊!」你说「我只有五个饼,我只有两条鱼。」上帝说「不!我要六个饼。」没有这个事,你只有五个他就照你所有的五个,他不会说「带过来!我不需要太多饼,我要五条鱼,两个饼。」主不会这么做的。主是照你所有的,不是照你所无的。所以你们不要看轻自己,好不好?不要自卑感,好不好?不要灰心,好不好?如果你已经尽你所能做的做了,人家说「不像样!」你就笑笑的说,「不像你心中的样,像主要我的样就好了。」那你就不被人家妨碍,不让人可以拦阻你的事奉,你就尽心做吧!那你有多少恩赐就做。   

我十二岁开始就领人归主,就在学校人面跟人家辩论基督教的问题,有的时候给人家辩得体无完肤,不管,一面哭,一面求主赦免他,求主加给我力量。到了十七岁我就开始讲道,讲道的时候有二十岁的人听,也有六十二岁的人听。那我看到六十二岁那个,我就紧张起来了,「我怎么有资格对他讲道呢?我才十七岁,他六十二岁,讲些什么给他听他还要点头称是呢?」结果我说「主啊,我讲的不是我的话,我讲了你的话,你已经几万万岁了,所以你的话他要听的。我十七岁,如果讲我的话他就不听,讲你的话,你永永远远,万万万万岁,就是你,就是上帝。所以我讲你的话,他才六十二岁。」对不对呢?所以他就听了,就这样做了。慢慢慢慢....   就做起来了,感谢主。所以我十七岁到二十岁,那三年半讲道一共八百六十次,然后才去念神学。所以你们不要轻看自己,好不好?

谁敢讲道的举手?你们就可以开始了,召集你邻居的人,请他吃饭就讲给他听,简短的讲,不要讲「麦基洗德」,他会莫明其妙的,这个比孔子更老,他哪里懂?你跟他讲「人生是短暂的」,你跟他讲「几十年很快过」。「是啊!」他就跟他讲了。你告诉他,「有一天我们会离开世界,那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有什么方向?」你就见证主在你身上的恩典。试试看为主做好不好?其实我心里是很盼望这五千多个人,倾听希伯来书查经的这五个国家的首都,雅加达是首都、新加坡、香港(香港不是首都,但是香港区最重要的就是香港)、还有在台北(等于就是台湾中华民国现在的首都执政的地方)。所以,这五个地方五千多人每个礼拜这样听,我想最少我盼望上帝以后从这五千多人中间兴起五百人作传道人,这是我的祷告。你们中间有很多人要预备心,听了这么多,你要怎样传,怎样讲,怎样把纯正的道理再传给下一代,丰丰富富的把两千多年前写的,把一千多年前,两千多年前写的东西讲得变成现代人所需要的。讲犹太人所下的笔成为世界性的信息。讲已经是被人轻看,被人冷落在一边的圣经变成整个生命最重要的人生方向,指引的基础。所以求主给你们有这样的心来做。

好,我们现在大家打开希伯来书第七章,我们读第四节一直念到第十节,翻到了以后我们轮流来读。   

「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身,原文作腰],还是照例[ 取十分之一];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藉著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身,原文作腰]。」

我们低头祷告:

「主啊,我们恭敬把今天的聚会交托给你,你既然用你的爱吸引我们,从东、从西、从各方一同聚集在这个礼堂,在这里领受你的话语。   就求主赐给我们谦卑受教的心,给我们饥渴慕义的灵,给我们愿意领受真理,愿意让你雕塑,愿意被主你自己的真道所建立。你用你至圣的真道,用你活泼的圣言来充满我们,来引导我们,来光照我们,来开导我们,来纠正我们,使我们进到更丰盛,更正确的信仰和对主真理的认识里面。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们把你无用的仆人交托给你,愿主你恩膏膏抹他,愿主你的智慧充满他,愿你的话在他口中,愿主你的灵引导他,给他毫无惧怕把你的真理传讲清楚。主啊,给他毫无折扣把你的话带出来,叫我们众人得著生命得著灵性的造就,因为你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我们感谢你,我们恭敬把弟兄姐妹交托给你。主啊,你洁净我们,建立我们,你引导我们,使我们领受你的真理之后,我们就不回头在错误的观念中间打滚,不回头走在错误的道路中间,给我们因你的真理归向正途,因你的真理眼睛得著明亮,因为你的真理生命得著更丰盛,因为你来了乃是叫人得生命,而且得著更丰盛。我们感谢赞美,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求的。阿们。」

我们上个礼拜思想到历史上曾经只出现一次的一个人叫作麦基洗德。这一次出现以后没有任何的记录说他向任何一个人再出现过。所以这是突然一现就成为整个「基督论」一个很重要的根据的一个特殊人物。那麦基洗德到底是谁呢?因为你没有办法从族谱里面去查出他的祖先是从哪里来的,也不能查出后来他什么时候死的,更不能查出他有没有后代留在这个上。所以这个突然一现以后就无影无踪的这个人就成为一个谜一样的,在历史中间成为解经家很难解释的一个人物。

虽然如此圣经很清楚记载「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这五件事就使他与上帝的儿子相似。因为他是与上帝的儿子相似,所以他就绝对不是上帝的儿子。因为如果他是「像」上帝的儿子,他就不是「是」上帝的儿子。因为如果他是上帝的儿子,就明文说「是」,不必讲他「像」上帝的儿子。这是很严格的一个原则,也就是因为这个「像」跟「是」本质上的不同,人「像」上帝,人就不是上帝。这样,明显的道理就从创世记第一章就把神,「创造者」与「被造者」之间本质差异的鸿沟奠定下来,所以没有被造之物可以跳跃、转化变成神。为这个缘故,我们绝对不能赞成同「如果人人都可以成尧舜,人人都可以成真人,人人都可以成佛,那么,基督徒可以变成基督」,没有这一回事。因为我们只能「像」基督,我们「效法」基督,我们不能「成为」基督。而且基督只有一位,基督不是「成」而为的 。基督不是从「非基督」成而为「基督」的。基督是永恒中间就是基督,是上帝永生的儿子。所以「相似」不等于「就是」,大家说「相似不等于就是」。

那这样说来麦基洗德到底是谁呢?我们的答案,麦基洗德就是麦基洗德。麦基洗德就是麦基洗德所以不能用任何一个来人代替就是他。我们也讲过了犹太人的传说中间曾经有这一种的看法认为他很可能就是挪亚的大儿子闪,到了年老的时候他出现来欢迎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战胜归家,他在半路以饼、以酒来供应亚伯拉罕(我相信也供应整队与他一同战争归回的那些的人)。所以麦基洗德是一个懂得帮助那一个懂得社会中间尊重、或者接待,或者帮助、或者供应的那一些人,这个人是一个很伟大的人。那亚伯拉罕领受之后,亚伯拉罕就从所掳来之物,最上等的中间,他从被掳之物最上等的十分之一来交给麦基洗德。我相信不是在上等中间取十分之一,是所有的十分之一里面是从最上等的拿出来的,是这个意思。所以他就把十分之一献麦基洗德。

亚伯拉罕在一切的事情上几乎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榜样。我讲「几乎」因为他有几次说谎,这些是不能成为我们的榜样。为了使他的妻子可以平安,就把妻子讲成了妹妹,这是谎言。虽然他这句谎言中间带有一半的真理,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妻子撒莱原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所以他把她称为「妹妹」也没有多大的错。但是,是结婚了成为妻子再称她为妹妹是故意把一些已经是对的,但是现在已经被遮盖的东西翻过来遮盖另外一些更对的事情,所以这件事不能成为我们的榜样。那,亚伯拉罕在大凡各样的事物上都有伟大人格的记号。   

一个伟大的人格在每一件事情上都留下了痕迹,都成为教导别人很重要的课程,所以亚伯拉罕在「奉献」的事情上,也成为历世历代所有圣徒的榜样。他不但奉献十分之一,他是在上好的东西拿出十分之一来奉献,所以他不是献上那些没有用的东西,他不是献上那些坏了的东西,献上多余的东西,献上那些已经过时的东西,这样的奉献不是应当有的奉献。   

今天有一些基督徒,把家里没有用的东西堆在一起,打电话给牧师,「我有两张桌子有一点破了,教会需要不需要?请你派人来拿。   」这个人是把教会,把上帝当作垃圾,他不是奉献,他是侮辱上帝。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今天常常把不需要的东西,把那些我们生命中间没有用的东西把它当作「奉献」来填满自己的良心,贿赂自己的灵性,然后自己对自己说「我已经奉献了」。神难道是乞丐吗?神难道是病夫吗?神难道是一个穷到需要你伸手来怜悯他吗?你要知道,天地万物都是从他来的。当你献上最好的时候,你不过是尊重说,「真正的源头有资格领受最好的东西」,是这种承认而已。所以我们作基督徒的人应当学习在奉献的事情上效法亚伯拉罕,我们信心之父,他把掳来最上等的东西从中取了所有事物中间的十分之一献给麦基洗德。

麦基洗德是谁呢?麦基洗德是「至高上帝的祭司」,那么亚伯拉罕凭著什么条例,亚伯拉罕是根据哪一种规矩对这种人要给他奉献呢?这是没有律法以前的事,因为摩西的律法是四百三十年以后出埃及在旷野西乃山上面上帝给摩西赐下来的时候才有的。那么这十分之一的奉献的这个道理,我知道亚伯拉罕不是根据律法,不是根据任何已经有的宗教的条例,亚伯拉罕是从内心的深处把这件事当作是一件必然要做的事情,这是很特别的一件事情。所以亚伯拉罕就把十分之一拿出来,而且是从最上好的取出来,交给麦基洗德。   

那亲爱的弟兄姐妹,在这以前(我要请大家注意),亚伯拉罕为什么要去打仗?亚伯拉罕怎么知道他会打胜?亚伯拉罕怎么敢对这些王打仗?因为这是五王与四王战争,这表示是联军的作战,不是单枪匹马一个小王的嚣张,一个小王的雄心大志要征服天下,不是。这是非常的,很深的计谋,非常长久的结合。所以有四个王联合起来,跟五个王联合起来,五王跟四王相战,这个是大战争,这不是小战争。   所以,这样就几个国家联合起来来攻另外几个国家,结果一败的时候就有四国败,或者五国败。这样,损失的地皮是大得不得了,损失的财物是多得不得了,被掳的人口是多得不得了,这个孤注一掷,这样的赌注,这种战争的结果就有许多的人被掳去,以后永远不能归家。   他们的国就要灭亡,被别国所侵吞,而那胜的国家联合起来就组成更大的联邦的国家了。所以当这四王与五王相战的时候,亚伯拉罕完全没有份,他们不敢动亚伯拉罕,为什么呢?因为亚伯拉罕就如同王子一样的身份。我们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呢?因为亚伯拉罕在他家中的壮丁有三百十八个人,你想想看,这岂不是像一个王吗?有护卫军队三百十八个人,男壮丁在他家里,是有武器的,是能战斗的人,有这么多人,所以亚伯拉罕就像一个王一样的。当四个王跟五个王战争的时候,结果败的就被掳去了。掳去的中间其中一个王是所多玛王,所多玛的国是战败的,所以所多玛战败的时候,罗得已经被他掳去了,那这件事情就是亚伯拉罕出去打仗的原因。如果你回到创世记第十三章,你就看到这句话的背景,为什么他战胜回来,路上麦基洗德来迎接他呢?因为他战胜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罗得取回来了,把他争回来,把他从被掳的手中再带回来。所以这个时候,他是以「得胜者」的姿态回到家中,半路的时候就遇到麦基洗德。   那,这件事我要问了,为什么他要去打仗?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他要把罗得带回来?为什么呢?因为他的侄儿罗得战败被掳去了,在困境的中间,所以这个作为伯父的人,就这样大方的,不顾艰难,奋不顾身带著军人去到敌军的中间去把他们打败,把侄儿掳回来。为了一个人的生命,他愿意牺牲这么大;为了一个他自己的亲人,他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这是很伟大的一件事情。   

但是伟大的背后有更伟大的一件事情,原来罗得是他从小养大的,但是这个罗得是对他非常不客气,非常不礼貌的一个后辈。如果你把这两件事配在一起思想,你会更尊重亚伯拉罕。为什么呢?因为当罗得的父亲死了以后,罗得就跟著伯父亚伯拉罕一同过日子,所以亚伯拉罕收养他自己的侄儿,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亚伯拉罕还没有孩子,十二章上帝呼召他出来,十三章我们看见就发生这件事情。这样,罗得当时没有父亲,亚伯拉罕没有孩子,如水得鱼,如鱼得水,所以这样,亚伯拉罕没有孩子,就把罗得收养作孩子,罗得没有父亲就寄居在亚伯拉罕之下,好像亚伯拉罕的孩子一样。你想亚伯拉罕对他的爱是真的是假的呢?啊?一定是真的,因为他自己没有孩子嘛!这至少是「骨肉至亲」,是他的兄弟所生的儿子,而且这个儿子是他特别爱的,可以与他一同生活的儿子铲除「我自己没有儿子,就把这份父爱交给这个侄儿,把他养大。

等他养大之后,慢慢慢慢.... 我相信亚伯拉罕不要罗得作一个到老没有产业的人,所以把一部份的产业分给他了。分给他以后,罗得就有很多的羊,很多的牛,很多的牲畜。亚伯拉罕也有很多的羊,很多的牛,很多的牲畜。这样,牧羊人在他们下面,罗得有很多的仆人来管他的牛、羊;亚伯拉罕有很多的仆人管他的牛羊,他们正在牧羊的中间,遇到一件很现实的事情,就是无论亲人多亲近,无论养育之恩多深厚,现在「利害关系」当头,我们看这个地不够用,所以,我的羊吃的草的时候,你的羊跑来吃那边的草,你的牛跑过来的时候,我的羊吃不饱,那怎么办呢?所以就产生了牧人与牧人彼此相争、相吵的事情。好,这是一个很现实的事情。   

许多时候我们看见很属灵的人会为一些事情吵,有没有啊?许多时候你看见属灵的长辈对某些事情他气得不得了,把同工骂得体无完肤。当你看见属灵人在某些事情上不属灵的时候,你要知道,可能利害关系产生冲突了,这是圣经很清楚给我们看到的教训。所以当仆人与仆人相争的时候,那主人在背后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那么,你说「真的不知道吗?」不一定,为什么呢?因为可能一方根本不知道,另外一方可能是真正教唆,挑起争端的人。为什么呢?因为仆人跟仆人吵得很厉害,可能「后盾」已经有了,你明白吗?所以这个事情一发生的时候,亚伯拉罕这样敏感,这样聪明,这样伟大的人,他的人生经历太多了,他马上觉悟到这个问题不对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既然罗得的仆人敢跟我的仆人放声大吵,表示这些仆人后边已经有后盾了。当然,亚伯拉罕知道他没有制造纷争,他爱罗得,他盼望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争吵的事端不是由于亚伯拉罕所挑拨起来的。所以亚伯拉罕怎么办呢?亚伯拉罕不责备下面的人,他把罗得叫来,这个叫作什么?---- 擒贼先擒王,所以他把罗得叫来。这是我们看到许许多多事端产生争吵解决真正的方法。找适当的人来谈,不要当场介入争端的人物的里面,你明白吗?这是很重要的教训。特别如果你偏袒一方的时候,你没有办法作双方的领袖。你加入争吵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平心静气处理事情。如果你偏袒一方,你就没有办法作他们的领导人。所以亚伯拉罕在这件事情上又做我们的榜样,他把罗得叫来,把罗得叫来他就把一个真正和平的方案定下来了,「你我不可相争」。他没有说「我你不可以相争」,他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仆人与我的仆人也不可相争」。所以这表示亚伯拉罕心中有个定律,他一生一世不作人的仇敌。   

请你注意,有的人天天跟人作仇敌,天天跟人吵架。有一些人,天天提醒自己永远不作人家的仇敌,永远不跟人家吵架。如果有别人犯上我这里来了,我要怎么处理,但是我自己不会随便侵犯别人,我不会随便吵架。一个能克制自己的怒气的人,能决心不作任何人的仇敌的人,一定是一个伟大的人,你注意这一件事情。所以亚伯拉罕对罗得说「你我不可相争」,这个是原则,「你和我是骨肉至亲,你的仆人与我的仆人也不可相争,不可以的」。所以这里有一种未明文的律法,就是长者心中所定的,「我的家,我的仆人,我的范围,在我的环境中间,应当和平」。阿们?很要紧的。

那些一天到晚找事故,起争端的人,你要远远离开他。那些在小事上找各样毛病来唆使人,来产生分裂的人,你要谨慎对付他。你要知道天下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你查经不过是增加知识你可以不来。如果你来听了讲道就作为一个标准要去批评别的牧师,你也可以不必来。但如果你听了以后是要纠正你的生命,你听了以后是使你预备成为神合用的工人,你可以来。阿们?如果你听了以后你成为未来教会伟大的领袖,那我为你感谢上帝。亚伯拉罕他在这件事情上很清楚的定下一个条例,就是「我家不是争吵的家,从我开始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下面的人我也不许可这样。」「罗得啊,我把你养大了,你现在让你的仆人跟我的仆人吵架,藉著这样使你我产生感情的破裂,这对吗?」亚伯拉罕不用争,不用责备,不用审判的方法解决问题,他用「原则的宣布」解决问题。   请你注意,教导的中间(in Pedagogy) 你不要用「审问」、「挑起仇恨」的办法来责备学生,因为那是没有办法产生好的果效的。「为什么你这样不好?」「为什么这样懒惰?」这些话不如说「你可以殷勤一点吗?」「我们应当要殷勤好不好?」「你为什么不要更努力一点呢?」你讲的是「更努力」,「更殷勤」,「尽责任」,是用积极的方面,不是用消极的方面。   所以亚伯拉罕不是说「为什么你的仆人跟我的仆人?」「为什么你叫他们争?」「为什么?」不是。他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仆人与我的仆人也不可相争。」这原则性提出来了,用严肃的交待原则的领袖,接下去的一步是什么?----预备牺牲。

请你注意,我们今天许多时候把原则加在别人身上是要人牺牲,亚伯拉罕不是。亚伯拉罕把原则提出来,结果就是预备牺牲。讲明原则之后就预备牺牲。大家说「讲明原则之后,就预备牺牲。」

他对罗得讲什么话呢?「你我不可相争,你的仆人与我的仆人也不可相争。看哪,全地都在你的面前,你要向东吗?我就向西,你要平原吗?我就到山地去。你要向南吗?我就向北。你选吧。罗得,你选吧,我把这个权利交给你。」他没有说「我虽然是长辈肯让你,多么伟大,你还不受感动吗?」亚伯拉罕没有这样讲话。我们有许多时候太多讲自己的好处,引起人不但看不见你所好处,变成轻看你,变成不记念你的好处,因为他从你口中看见你正在觉悟你的让步,亚伯拉罕连这一点也不做。所以我每一次思想亚伯拉罕我会很受感动的,每一次我看他一句话,看他的决定,为什么这样讲,如果这件事可能有几种讲法,最后讲得最好的是什么?原来所有的讲话里面一定是他讲的是最好的,所以这是很完全的一个人。

虽然如此,当他九十九岁的时候,上帝还说「你要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参:创世记:17章1 节),其实已经很完全了。亚伯拉罕是很伟大,很伟大的人物。我相信今天我讲这几句话你已经很受感动了,因为亚伯拉罕说什么呢?「如果你要向东我就向西。」他已经算出来了,不能够劝罗得,因为这个年轻人野心太大了!这个年轻人不记得恩情,只记得利害关系。「我把你养大,你现在只看利益,你既然要利益,我给你吧。你既然要好处,让你吧!你既然要胜,我就让你胜吧!」这种谦让的心也就是圣子耶稣基督到世界上来谦让的心,所以保罗说「你们要叫众人看出谦让的心,因为主已经近了」(参:腓立比书:4 章5 节)这些都是连贯前后,新旧约贯彻始终的原则,而且圣子耶稣基督是这些美德最高的模范,在旧约里面亚伯拉罕是我们效法最好的榜样。

亚伯拉罕说「你不可争,你我不可争,你的仆人与我的仆人也不可争,我告诉你,现在我把原则讲出来。」那怎么不可争?已经争了。我告诉你,亚伯拉罕不跟罗得争的原因为什么?因为他有一个自尊、自敬的原则,什么意思呢?「我如果跟你争我的灵性就降低变成你那种程度了」,你懂吗?「我不会跟你争的 ,因为我的灵性经过这几十年的修养到这个地步,难道我变成像你这样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那种血气方刚的态度吗?我如果给你一挑动我就跟你争的话,那我就降低自己的身份,我承认我的程度是跟你一样的,我不会这样做」,你明白吗?所以这些点你一点一点记下来学习。求主给力量能够像亚伯拉罕这样做,原则提出来以后,他不降低身份,不降低他的身份是因为他自尊、自敬,自己所有的修养在神面前已经达到的成熟点是不可以出卖的。

第三样,为了保持这个原则,为了真正达到这个目的,他宁愿牺牲。所以「你选吧,你向东我就向西;你要肥沃的地,我就到枯寂贫穷的山上去,你选吧!」亚伯拉罕不讲这个话,「你要东我就西」,不是「你要好的,你就拿好的,让我老人家苦一点啦!也不要紧....   。」连这些话他都不讲。

我们许多时候言多必失,常常讲不应当讲的话。但是,有很多年轻人有一个毛病,今天你们有很多年轻人所以我要讲出来,年轻人的毛病---- 常常以为老人家很笨。我告诉你,人老了,不会笨的!人老了至少有一套几十年抓住的原则是很聪明的。但是老人家常常装作笨,免得你没有得胜的机会,你做人就很灰心消沈了。所以他常常让你,「好啦!你要装腔作势,你要作威作福,你要出风头让你出」,为什么呢?因为他想「这个时代本来就是这样的」。第二、「我从前也是这样嘛!」所以他让你三分。   

青年人注意呀,老年人绝对不是笨的。很多老年人是很聪明很聪明的,但是他年纪大了,他体力衰了,他不要跟你争,就让你可以表现你的愚笨一下,你要谨慎,你要小心!

第二、年轻人的错误是什么?「现在是我的时代,现在是我的机会,好东西应当让我用,你反正老了,你不久就死了,你不可以用。   」这是年轻人第二个大的错误!许多老年人你尊敬他,你把好东西先给他用的时候,他最后不但不用,他遗嘱里面全部是留给你的。你要懂得。

有一次我买两个手表,我带回家,我刚结婚半年,那我两个手表,我就先带到我妈妈房间让她选,剩下一个不要的才给我太太。我这样做了以后,我起先不过是想「应当尊重老人家」,这样做了以后,我感觉心里很平安,我太太也很平安,因为我们认为应当是这样。   

但是罗得不是这样,罗得一看,他心里想,「诶,机会来了,这个老人家真的上我的当了,我唆使下面的仆人跟他打,跟他斗,跟他争了以后,他说不要争,可能他如果争下去也会争败的,与其败,不如悬崖勒马,自知之明,免得老人家失去面子,没有自尊心就更可怜了。哼,还好你老人家懂得自己收拾自己,自己懂得有自知之明也不错了。」那么,他就怎么样呢?他就完全不懂羞耻的选了最肥沃的地。我想这件事我会哭的,因为现在常常重演这样的事情。许多年轻人以为我一上台就是我作王。「我的时代到了,我的机会到了,我现在不抓,什么时候抓呢?」所以他就趁机会,所有的利益,所有的好处都一手抓。罗得是这样的人,他就选平原,肥沃的地方,现代的地方,大城的地方。「我要这里,你自己讲的嘛!谁叫你开口,谁叫你老人家开口,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全部选好的地方!」选好了以后,亚伯拉罕第四个好处,他是什么呢?一口既出,他就没有收回他的诺言。啊,这些都是伟大的人格。伟大的人格定下原则;伟大的人格尊重对方;伟大的人格预备吃亏;伟大的人格不出卖自己;伟大的人格,他已经讲的话他一定去行的。你看到了没有?这些小小的几句,几件事情就给我们看见这个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给我们的榜样太伟大了,然后讲一句话的结果就是年轻人把最好的东西都拿去了,最肥的地都占有了,他老人家就爬山,一直爬、爬、.... 爬到贫穷的山顶,在那边度晚年。罗得说「那也不错!山上空气好。」

亚伯拉罕要上山,让肥沃的地给他的侄儿,从此以后他的牛、羊不能到草原去了;从此以后,他的仆人要辛辛苦苦在山上找那些比较平静的地方来牧羊,这吃亏多大?这损失多深?有谁真正了解他的心情?他心里一定是「算了,算了,一切的好处在乎神和他的应许,不在乎人跟他的智慧、聪明。」阿们?上帝已经说了,「我把全地给你,论福我给你大福,论子孙我使你的子孙多起来」(参:创世记:22章17 节)。决定一切最后的奥秘揭露出来的时候,是神终极性的主权,决定一切得失最后保守的力量是神的应许,神的许可,神的主权,神的能力的,人算什么?所以亚伯拉罕不是看四方,他看上方,大家说,「亚伯拉罕不是看四方,他看上方。」

「你胜吗?胜吧!你发财吗?发吧!你得到肥沃之地?得吧!你抢这些东西,抢吧!罗得啊,我要为你祷告。」真的亚伯拉罕为他祷告吗?是。罗得到哪里去?罗得就慢慢迁移帐棚一步一步靠近什么地方?---- 所多玛(参:创世记:13章12 节)。 所以一个人的灵性好不好,从这件事看出来。当争吵的时候,利害关系到的时候,你的态度如何?你一定要学习。

今天的世代是「利害关系」遮盖「是非」的世代。今天的时代是当有利的时候,所有的友情,所有的恩情都被忘掉,被丢弃的时代。   你能学习亚伯拉罕怎样处理人间的事物,怎样处理受过他恩,吃过他饭,被他养大的侄儿到最困难的时候对他无礼,他怎样礼让。事实证明,罗得到了所多玛,后来所多玛王打败了,他被掳去,一无所有。事实证明,亚伯拉罕在山上,贫瘠之地,没有人要,平安无事,蒙神保守。事实证明,当亚伯拉罕最后把罗得掳回来,他又回到所多玛去,到最后,没有一块钱可以带出来,连妻子都变成一根盐柱在半路上死掉了。他的两个女儿与他犯奸淫,生出了摩押,生出了亚扪的后代。所以,你看,「得不偿失」,就是那些以血气争利的人的结局。那些信从神,顺服从,仰望神应许的人,终究得著更丰盛的生命。阿们?

罗得暂时得了一大堆的东西,罗得没有办法,永远没有办法得著敬虔的后代,请你注意。如果你不说天上的赏赐,就以地下留下的后代来说,罗得选择已经大错特错了。罗得的后代叫作摩押,罗得的后代叫作亚扪,罗得的后代子孙连十代都不能进到上帝的殿。这是神的咒诅,这是神的刑罚。一个人一生的产业到最后,到最后最后终极性的终点是什么?就是你有敬虔的后代,那是你最伟大,最安慰的产业。如果你有千千万万财宝,我告诉你,不如你有几个真正敬虔爱主的儿女。因为这些人在你年老的时候是你最大的安慰。这些人在永恒中间是受审判而可以免去上帝忿怒的一群。你所有的产业都不需要受审判,是你为你的产业要受审判,但是你所领受的耶和华所赐的产业中间只有一样要受审判的,就是你的儿女要受审判,你明白了吗?

亚伯拉罕敬畏神,他的后代使万国得福,罗得为了贪爱眼前的利益,他一生一世完全失败,结果连他的后代都没有办法蒙上帝悦纳。   谁得胜?谁聪明?是谁感到自己更厉害?年轻人,如果那些没有听这篇道理的人还走他们的路,我盼望你学习。而如果你听了而又像他们一样,就比他们更糟糕,更受咒诅,更要受审判!求主保守我们。

接下去,第二个最大的关头。亚伯拉罕怎么得胜?罗得这样对他不好,他不记念,因为当天使来对他说,「上帝要消灭所多玛」的时候,亚伯拉罕怎么样呢?「该死!」「他到那个地方应该死!」是不是呢?不!亚伯拉罕为他祷告。当人家对他说「你的侄儿罗得在四王、五王相争的时候,被掳去了,他是在战败的这一方」的时候,亚伯拉罕听的时候,他没有落井下石,他没有幸灾乐祸,他没有拍案叫绝。亚伯拉罕怎么讲呢?「我的壮丁啊,预备好,我要出去打仗!」一个老人家还可以打仗吗?你看啊,当罗得的仆人跟亚伯拉罕的仆人相争的时候,他说「你我不可相争」。但是当罗得被掳的时候,亚伯拉罕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打仗,你看到吗?他不是懦夫诶,他绝对不是一个懦夫,他绝对不是因为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老了怕败,没有面子所以不必打仗。不是的!他知道,当战的时候不让,当让的时候不战。   大家说「当战的时候不让,当让的时候不战。」今天我们灵性失败的是什么?应当争的,让。应当让的,争。应当爱的,恨。应当恨的,爱。应当急的,慢。应当慢慢忍耐的,我们急。结果我们完全失败,一塌糊涂,很可怜的灵性。所以当人家说「亚伯拉罕哪,罗得被掳去了。」亚伯拉罕说「好,下个月再处理,让他在监牢里尝尝铁窗的滋味,给他想想他这一生对我多么没有礼貌,也许耶和华那个时候对他讲话,他以后会好一点点。」亚伯拉罕说,「不!现在预备好,我们要出去打仗。」亚伯拉罕年老就带头出去,就带著几百个他的壮丁出去跟那战胜的王打,把他们打得一塌糊涂,所以一个人把联军打败的,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所以如果说,亚伯拉罕是什么王呢?他是众王之王,耶稣基督是万王之王,你明白吗?他实实在在是King of Kings, 因为five Kings have battle with fourKings 然后呢?他们中间打了以后几个王都失败了,亚伯拉罕再把那战胜的几个王再打败,你说他岂不是王中之王吗?

我不知道你们想像中的亚伯拉罕是谁?是不是主日学图画里面的一个老人家,几只羊在后面?我告诉你,绝对不是的!我已经对你们说了,吾珥城二十世纪的考古学查出来了,比较高级的人家里的房间是六十五间。如果亚伯拉罕有三百十八个壮丁在家里,可能他的房子至少有两百个房间。他是一个王者的身份,所以神呼召他。   

我们今天有一个观念,特别是在中国拒绝基督教以后,有一个观念,上帝呼召的是穷人,上帝呼召的就是没有学问的,考不及格的,最差的,所以那些人就去作传道了。怪不得今天台湾有这么多有学问的人不要听道,有地位的人看不起基督教,今天有许多牧师讲的话没有人要听,就是那几只老羊在听。我告诉你,上帝一呼召就是呼召一个王者身份的亚伯拉罕出来。今天为什么国会里面最重要的人不能作基督徒?为什么今天教授里面最有哲学头脑的人不能作基督徒?因为我们传道人没有征服人头脑的头脑。我们传道人没有征服哲理的哲理。我们没有那个有神仆人的身份把王者的呼召叫他服在上帝的面前,跪在上帝面前的那种威力,求主怜悯!我告诉你,我绝对不是很需要到这里来每个礼拜对你讲一次道,不是,因为我有很多话没有交待清楚,基督教若是这样下去是没有前途的。如果你们中间有几个人的心灵被上帝打动了,以后你们能够把王者呼召出来,你能够代表神作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那我的心可能死的时候比较瞑目了,我比较安心了。因为中华民族轻看圣经,轻看基督教,轻看牧师,轻看教会的领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亚伯拉罕有这样大的军力,有这样大的威力,可以把几个王一同打败,很快的就把罗得找出来,哪一个是罗得?我的侄儿出来!把他找出来,这样的人,力量太大了!这样的人是神要拣选的人。神当然不是不拣选笨的,神当然不是不拣选弱的,但是神有资格拣选最强的,阿们?这一点你们一定要看到,上帝不是单单拣选那穷的、弱的、笨的,那些什么都没有的,那些话在哥林多前书第一章讲出来,「上帝拣选软弱的,拣选愚昧的,拣选无有的,拣选软弱的人」,这些话谁讲的啊?是使徒中间最有学问的讲的。不是那笨的,不要读书的,「上帝拣选软弱的」。不是的,最有学问的人自己感到他是软弱的,如果这些话是从最有学问的人讲出来的,那么教会有前途。如果从那些什么都不要读书,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考不及格就说「主啊,我被你用,你拣选软弱的」。那么,以后他专门看不起比他有学问的人。他以为只有他才配进天国?

圣经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神的拣选是这样,你以为耶稣选彼得,彼得是在那边钓鱼的笨人?不是的,彼得是可以带刀入衙门的人,你懂吗?当耶稣即将受审判的时候,彼得那个时候说「我有两把刀」,对不对呢?他是有武器可以进去,是一个特别的人,可能他是加利利省一个可以代表民兵团被政府承认的伟大的人。而且你知道吗?加利利是什么地方?加利利是整个犹太,整个罗马帝国里面最有钱的人建别墅的地方。所以,彼得是渔夫,因为那里出的鱼是要送到凯撒的王宫里面去,所以用很好的办法把它保护,因为那个鱼是全罗马帝国最贵的鱼。所以彼得是渔夫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个很穷的那些在基隆旁边晒网的那些人,不是的。他那个时候是鱼市场,那个时候是最大的收入,是最大的出口货,当时加利利出的鱼等于台湾出的电脑一样的,你明白吗?在世界上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彼得绝对不是一个我们想像中的那种人,不是,是因为耶路撒冷看他们是世上的小民,是没有学问的,因为在加利利他们的商业,他们的鱼业,他们的经济强得不得了。但是他们不是学术中心的地方,所以他们这样讲。

神所拣选的人,不一定你想像中软弱的,因为讲那些话的是最有学问的人和最有势力的人。保罗是罗马公民,保罗是大有学问,迦玛列这个大教授得意的门生,他讲这样的话。所以你研究圣经要从总原则,不要从字句去咬文嚼字,走到死胡同的里面去。求主怜悯我们!   我愿意在一生里面看见最有学问的人归向基督;最有才干的人归向基督,最有地位的人归向基督。我相信在印尼听过我讲道的将军最少有十个人。在印尼听过我讲道的经济学家,或者最有学问的人,教授有几十个。照样,在美国有好多人在我们的聚会里面信主。得救了以后他们作了美国大学的教授,一个一个告诉我,「我从前在你的聚会里面得救」。我们一定要求主给我们有一个新的看法,给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好叫上帝最伟大的道在中华民族知识份子中间不是像渣滓像垃圾一样被轻看。阿们?

亚伯拉罕把这些已经战胜的王再把他们打败,他是谁?诸王之王,众王之王,他把罗得把他取回来。所以那些王打来打去没有用,因为打胜了以后也是败,亚伯拉罕一动手全部败了。对不对呢?这样,他们所掳到的,这五王要掳四王的东西,四王要掳五王的东西打仗为了掳物。许多的战争是为了财物成为导火线的。使世界战争的一共有四样,第一样就是财宝。第二样就是权柄。第三样就是名望。第四样就是女人,有的为情欲而打仗。那么,这些名、财、利、情这四样的战争,这四王、五王打完了以后,结果打胜的还是打败,因为亚伯拉罕一出来,胜的也变成败的。所以,把掳完的带到得胜的地方,亚伯拉罕再把他打败,全部再把它掳回来了。如果亚伯拉罕要发财容易不容易啊?很容易,他不必作牧羊人,他这里掳掳,那里掳掳一定很有钱的。他这里打打,那里打打一定早发财的!但是他是规规矩矩的人,亚伯拉罕事情你再找,每一件事情我想到都会哭的。上帝说「我把应许之地给你,这是你的。」但是当他的妻子死的时候,「这不是应许之地吗?」他说「我用钱买这块地埋葬我的死人。」虽然是应许之地,他照样付钱,你明白吗?他一块钱,一根线不随便的。   

当他掳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来欢迎他,第一个是什么?所多玛王。第二个是谁?麦基洗德。所多玛王来看到他的时候,就把很多的东西给他,「哇!你来救我们,我们已经打败了,你再把我们救回来,现在我很多东西都给你好了,我谢谢你。」亚伯拉罕对他说什么?「所多玛王啊,你的东西,一根线,一条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你使我发财」(参:创世记:14章22 )。你明白吗?

不当得的,一根线都不拿。这个又是一个很好的教训,但是,当献的,一点不留。最好的十分之一献给麦基洗德。我不知道我们今天在这些对财物的事物上,我们到底是不是像亚伯拉罕这样严谨,这样有原则,这样顺服神做了这些可以成为后人榜样的工作。感谢上帝!   他把上好的取了十分之一,取了来献给麦基洗德。

那今天我想我应当跟大家谈一下十分之一的问题。因为很多的牧师都讲十分之一,十分之一....,甚至有人印了专书《十分之一》,我看到了,我感到里面的内容太浅了,所以我今天要跟大家谈谈。

十分之一是旧约的,新约没有讲,是不是等于新约自由了,不必受十分之一条例的捆绑,我们不需要献上十分之一?回答。不是!如果有一个人说「你应当对你的朋友好,应当是多少东西给他你才是他的好朋友?」当你真正爱她,盼望他作你的妻子,一生一世跟你走人生道路的时候,你会不会按照那个规条,你认为我给她就可以作她的爱人了?或者你说「我要多给你要做什么?」可以不可以多给?所以「不受规条所约束」的意思,不是「减少」,应当要乐意加添,你明白吗?这样,十分之一不适用在新约事情上,因为新约的基督徒他对神的恩典的报答,对神恩典的感谢的表达,可能超过十分之一也不要紧。因为严格的来说,十分之一是上帝的,大家说「十分之一是上帝的」,所以十分之一不是「奉献」。如果十分之一是上帝的,你怎么可以说「我奉献十分之一给上帝」?因为是他的,你怎么把他的东西先拿来再献给他?你不是先偷了吗?所以十分之一不是「奉献」,十分之一是上帝的,这是圣经讲的。十分之一以后对神的恩、神的爱的表达所拿出来的才开始算是「奉献」。阿们?好,你一生一世要记住这一点。

现在十分之一献上的时候,亚伯拉罕给麦基洗德,到底是不是真正献给上帝呢?其实上帝从来没有拿过一样东西到天上去,对不对呢?所以,不是上帝的需要。那么亚伯拉罕把十分之一交给麦基洗德的时候,麦基洗德拿那些东西做什么?你会问这个问题吗?以色列人把十分之一交在上帝的库中,那么上帝的殿这十分之一的钱拿去做什么?叫邮政局寄到天上去吗?那个时候飞机也没有,火箭更不必说,e-mail 也行不通,天上也没有银行的代理。那么,这个十分之一到底做什么呢?好,现在请你注意听下面的话。

麦基洗德是仁义王,麦基洗德是平安王,对不对?所以麦基洗德的王的身份,跟所多玛、蛾摩拉这些四王、五王相争的,和亚伯拉罕.... 等等这些的王的身份完全不一样的,他是以「上帝祭司」的身份在地上作王。而且他是君王和祭司二职兼在一身的一个人,所以这个人是替神做人的事情,替人做属神的事情,这个叫作「祭司」。希伯来书前面一章我们已经谈过了,祭司就是「替人民办理属上帝的事情」,这个工作叫作祭司的工作。所以, 这个平安王,这个仁义王,「麦基洗德」番译出来就是仁义的王。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又叫作「撒冷王」就是平安王,他要制造社会的和平,他要制造社会的平安。他要执行公义的原则,所以他这些钱是用来处理他在整个管治之下的整个社会的需要而用的。所以这个祭司不是随便置私产的祭司,这个祭司是利用这一笔钱来制造社会的平安,执行社会人间公义的事务,向神负责的一个人。

那么,大家知道他是至高上帝的祭司,所以大家乐意把一些钱献在他的身上让他做。那,亚伯拉罕很甘心的在他面前下拜,这是尊敬人最高的一个记号,而把上好的十分之一交给他。请问,是不是因为他对亚伯拉罕好,亚伯拉罕不得不要对他好?「你给我酒给我饼,那我就用这些还给你,表示我没有白受你的恩」?不是!因为亚伯拉罕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整个世界的争战,在社会的混乱中间,以公义的原则制造和平,所以他就把这些东西交给他。

我刚才对你说了,麦基洗德出来迎接不是单单给亚伯拉罕一个人吃,不是的,我相信那些战胜的军队,他们都口渴,他们都饥饿,他们战胜回来,半路疲累的时候全部得到供应。所以麦基洗德已经早预备了,这亚伯拉罕再把这些强暴的,这些坏的王打下去,对整个平安有好处,所以一定要欢迎这个王。亚伯拉罕把他掳回来的东西,不是为自己,他可能把掳回来的再交回给别的王,因为他根本不是一个贪财的人。所以,这样,在处理这个事情上,亚伯拉罕自己不能做,而可能麦基洗德就是处理整个社会公义、和平的一个君王,所以他就把这个交给他。这件事情后来就变成在律法里面有一条百姓献上十分之一给祭司,给利未人,你明白吗?

好,现在请你注意。为什么以色列十二支派要把十分之一献出来给祭司,给利未人?因为「利未人在你们中间没有产业,我耶和华就是他们的产业」(参:申命记:18 章2 节)。你注意,为这个缘故,「你们当把十分之一交出来给利未人作他们生活的用处。因为他们不像你们,他们没有地产,他们没有生意,他们没有公司,他们没有别的收入,他们是事奉耶和华的人。所以事奉耶和华的人应当有与你们同样可以享受地上生活需要的物质的供应,所以你们要把十分之一交出来,全数交在我家的库中作为利未人的需要。」那么,这样,我们看见利未人的生活应当没有问题了,为什么呢?因为十分之一是神吩咐以色列人交给利未支派的。   

我要问一个问题,你们回答我,为什么上帝只用利未支派?为什么上帝不用以萨迦、西布伦、拿弗他利、便雅悯这些支派?为什么单单用利未人?你们知道吗?为什么?啊!就是赐下十条诫命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当摩西四十昼夜在山上拿著十条诫命两块法版下山的时候,听见非常吵杂的声音,那个时候,他们说「是不是什么声音呢?」摩西说「不是,他们正在亵渎上帝,正在拜金牛犊!」

摩西的耳朵敏锐到一个地步,连约书亚、迦勒等等在他四周最亲近的人,比他年轻的人没有办法听见他那样敏感的声音。现在他知道百姓犯大罪了,百姓触怒上帝,干犯上帝的圣物了,因为他们向金牛犊敬拜,摩西就把两块法版摔碎了。你想你敢把总统的信撕破吗?你敢把总统亲手写的信随便撕破吗?没有人胆子这样大的,何况是上帝?不是陈水扁,上帝亲手写的,他把它摔破。那一件事上帝不但没有生气,也没有责备摩西,为什么?因为摩西生的气,刚好与上帝生的气同心合意,你明白吗?而这句话很要紧的,因为今天上帝找为他的气而生气的人很难找到,替上帝讲爱心的牧师多得不得了,代替上帝发义怒的传道人太少了,所以几十年就一个宋尚节被上帝大大重用,为什么?因为当上帝发脾气的时候找到一个同心的人,姓宋的,名字叫尚节。

所以当摩西为上帝的怒气大发怒气的时候,上帝就与他同行没有责备他。请你注意,那是历史上唯一一次上帝藉著摩西的口对以色列人说,你们自己杀你们的弟兄,杀!这是律法赐下来一定要做的事情,因为律法就是神的忿怒,就是神的公义,就是神审判罪恶的一个记号。所以「今天你们犯了这么大的罪,这个拜金牛犊的罪就是从第一条犯起犯到最后,就是完全违背上帝的律法,现在你们凡站在耶和华一边的,就出来,然后杀你们自己的弟兄」(参:出埃及记:32 章27 节)。那一天哪一个支派站出来的呢?利未支派站出来,然后他们就杀那些敬拜金牛犊的其他支派的人,一共多少人死呢?啊?你们知道吗?不知道?三千人死了(写下来)。律法赐下那一天三千人死了,圣灵赐下那一天,三千人得救,你可以写下来。这是旧约与新约不同的地方。   

当上帝赐下律法的时候,三千个人死了。当新约上帝赐下圣灵的时候,三千个人领受圣灵,领受耶稣基督宝血的洁净成为得救的人,因为旧约的律法是「定罪的执事」,新约的福音是「赦罪的执事」,旧约的诫命是叫人知道自己的罪应当死。新约的恩典是叫人知道基督为人死,人可以得著永远的生命。感谢上帝。

这样,利未支派就被拣选了,而只有利未支派一个支派可以事奉上帝。他们就整个支派作事奉上帝的支派。好,请你再听下去,这样说来,十二支派里面有一个支派事奉上帝,比例是几啊?十二分之一,对不对?O.K.   十二分之一。现在,这个道理对不对?大家注意听,「基督徒的十分之一是牧师的」,对不对?因为是事奉主的人了吗?是不是?对不对?印尼还有全世界极端灵恩派的牧师,都这样曲解圣经,你注意听。所以这些灵恩派的牧师就把教会所有的十分之一放在他自己私人户头里面。这是属灵的强盗,很可惜台湾有一些走灵恩派路线本来很好的传道、牧师,怎么没有看出他们一大堆的毛病就走那条路线,只因为教会太冷淡,用这个办法可以领人归主,可以使更多人教会复兴起来。那么,这些属灵的强盗,就把十分之一的钱都变成据为己有。他们就根据圣经说,「是亚伯拉罕都把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以色列人把十分之一给利未人,事奉上帝的人,神的仆人应当拿十分之一。」这个是完全错误的解经。

现在我要用下面的一段时间给大家讲圣经中一些数学伟大的地方。请你注意,十二个支派,有一个支派是收纳十分之一的,是谁啊?利未支派。其他的支派是他自己的弟兄,是要纳十分之一的,他是收十分之一的,对不对呢?同样是以色列家中,同样是十二支派里面的一个支派,利未支派怎么有权柄收十一个支派的十分之一呢?十一个支派的十分之一为什么给一个支派?不是给一个人,是给一个支派,你懂吗?所以,这样,如果以色列有两百万人,或者更严谨的说,把他用整数来说,两百四十万的人,因为出埃及的时候,那个时候壮丁有多少啊?有六十万。如果壮丁有六十万,那么,就表示说至少壮丁的太太,「壮太太」有另外六十万,这就有一百二十万了,对不对?那么,还有老人家呢?还有年轻人呢?还有婴孩呢?还有少年呢?所以一共有两百多万,对不对?如果有两百四十万我们把他分得整齐,每一个支派是有二十万人,那么,十二支派就两百四十万,对不对?那,这样你就明白了,两百四十万人的十分之一是归给这二十万事奉上帝的人,你清楚了吗?

那你「说个还不清楚」。好,更清楚的,比如说每一个支派一百、一百、一百的收入,那么十二支派一共有多少?一千两百,对不对呢?不对,因为利未支派没有收入,你懂吗?所以一共有一千一百。一千一百然后拿出十分之一以后,利未就拿到多少?一百一十。那他们每一个支派一百,拿了十分之一以后剩下多少?九十。所以他们结果生活是靠九十来维持,利未支派就得到一百一十,你还听不懂吗?对不对呢?等等,我还没有讲完。第一次这样,就是每一个支派拿出来对不对呢?每一个支派是一百,拿十分之一出来剩下多少?九十,十一个支派的十分之一多少? 一百一十,对不对?但是利未支派拿了一百一十以后,他要不要拿十分之一出来呢?要。所以他拿出十分之一出来,还有多少?九十九。你懂吗?这是什么?上帝说「尊重我的,我也尊重他。」所以传道人的生活不应当比平信徒更差,应当多十分之一,因为他事奉上帝,你明白吗?这是圣经的话。十一个支派拿十分之一出来,十一个支派,每一个支派剩下九十,但是十一个支派到的十分之一加起来是不是一百一十?这一百一十再抽掉十分之一的时候就剩下九十九。所以,这样,利未支派的生活不会输给普通人的生活,因为神不会亏待真正他拣选事奉他的人,这是圣经的原则。所以你们作传道人的不要怕,「作了传道穷得半死,没有饭吃」,不可能的。大家说「不要怕,不会穷得半死,不可能的。」

有很多青年人刚刚奉献的时候都怕得要命,「我以后作传道怎么办?」后来你就知道上帝没有亏待人,对不对?恩惠姐对不对?所以如果你看见传道人用好东西,你不要骂他,因为他是人,他是敬畏上帝,蒙上帝拣选,作上帝工作的人,上帝给他可以有权柄有好东西。   何况他是不随便用钱的。但是,传道人跟人家吃饭从来不出钱就不对了。「我是传道人嘛,你都要请我的。」这种传道人你不要请他,永远不要请他。如果你请他十次,有一次他站起来说「这一次轮到我请,下次你再请。」因为他也要奉献十分之一嘛!他也是要用钱嘛。所以我很注意我的学生,哪一个乱来,哪一个照圣经来的。有的人在钱方面根本「只入不出」,「只入不出」懂不懂?只有进没有出,不可以的!这个都是很重要的教训。

好,我为什么今天讲这个呢?因为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什么呢?因为利未支派接纳了十分之一。但是这是整个支派哦,不是一个人。你不能用「麦基洗德一个人拿了十分之一」,就说「现在牧师传道就可以拿十分之一,这是圣经的教训」。所以许多极端的灵恩派的牧师,他们都变成强盗。

你们如果加入一个教会,你发现那个教会主席是牧师,副主席是牧师娘,财政是他的孩子,你要退出那个教会。你加入一个教会看他们用钱全部是一家人作财务的掌管的,你要放开,你要注意,因为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他们冒充属灵的架构来作强盗的工作,你明白吗?所以我建立教会的时候,我决定,我、我的太太、我的孩子连算钱都不能进去。当然,我们的教会非常尊重我,我决定怎么用钱,他们都会顺服我,但是我没有用一块教会的钱做我出国布道的机票。四十多年来,各地方应当要负责的,各方要负责,我没有多拿一块钱给我的孩子作读书的费用,教会现在剩下的钱不少,而且我得著的钱带回去还要再帮助教会在建堂,在一切的事工上。这样,就清清楚楚了,这里提到十分之一,我一定要谈,因为在所有的讲到十分之一的书里面没有提到关于圣经的数学的问题。上帝是数学专家,他是一切真理的源头,所以圣经里面的数学的智慧是高得不得了的,我盼望有一天你们专为圣经里面的「数字的智慧」写一本书出来。   

你看见,今天教会有两种错误,一种错误是「既然作传道,给他饿不死,给他吃不饱,因为是他自己要作的嘛!」「是自己的手放下这一切,是自己的脚走上这条路,是自己走上祭坛上....,谁叫你....。」所以就有很多的执事、长老故意欺负牧师,让他吃不饱,给他饿不死,给他生活穷得不得了,好叫他多多祷告。这种执事、长老以后要受加倍的审判!但是执事、长老又替自己自圆其说的话说,「因为奉献很少嘛,当然我要忠心嘛。我要作忠心的管家,这奉献又有管堂的需要,又有电灯的需要,水、电的需要,还有牧师的需要,我分了分到够,我忠心嘛!忠心不是这样解释,忠心是「有没有献上十分之一的忠心」,不是剩下一点点怎样分的忠心,你明白吗?如果你要问「忠心」,整个教会十分之一有没有拿出来?如果有拿出来,没有一个教会是不能维持不下去的,因为神做的事情一定是有原理的。   

如果只有十个家庭,真正把十分之一拿出来,最少可以维持一个家庭的生活,和他们同样的等份,同样的数目,因为十分之一加十分之一,十次就是一,这样,这个家就可以供应。何况有一些教会几十个家庭,怎么不可能?所以,这很清楚的给我们教导。   

那你说,「整个以色列百姓的十分之一交给利未支派,利未支派的十分之一交给谁呢?」当然,会幕的需要、油的需要、其他的需要,所以圣经的教训是很清楚的,是完备的,是完美的。后来人才发现,在军队中间最有效率的指挥部队的数目是一百三十。有一个人,(Dr. Peter.... )这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加拿大海军的高级的军官。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他们把所有的舰队,所有的军官所带领下面的兵士有多大的效率做一个总统计的结果,发现,一百三十个人是最好最好的组织。在一百三十个人下面统治的一区是很稳定的。一个领袖带领一百三十个人去操纵一切,这个数目是最好的。当他已经得到结论以后,他回到圣经看,结果发现三千五百年前圣经早就写了,为什么?因为神是最聪明的,大家说「神是最聪明的」,不然他哪里好意思作神,对不对?神是最聪明的,那么你说「圣经哪里有记载一百三十个人?」有。我告诉你好不好?你今天听了以后你就聪明很多了。圣经说「当摩西从早到晚在那里处理会众事务累得半死」的时候,神感动叶忒罗,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百姓分成有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还有十夫长?」

好,现在注意,一千个人里面每十个人里面有一个十夫长,一共有几个十夫长?你算数这么差?一千个人每十个人一个十夫长,一共有几个十夫长?一百个。一千个人里面有几个百夫长?十个。一千个人有几个五十夫长啊?二十个。所以十夫长多少个?一百个。百夫长?十个。五十夫长,二十个。一共加起来?一百三十人,对不对?所以一个千夫长下面带领一百三十个小领袖去处理整个事务的时候是最伟大,最有功效的。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加拿大才发现摩西早就用了,你说圣经厉害不厉害!

后来教育学里面查,一班的数目真正教到好,又可以关心到人格的建立,能够真正明白每一个人的成长,最好的数目是多少学生?你知道吗?是十二到十五,耶稣早就选了十二个门徒。你看到没有呢?所以圣经里面给我们看到的数目是很清楚的。所以今天回头谈到这一段数目的问题,亚伯拉罕把十分之一献上的时候,那个时候是献给麦基洗德,以后以色列人是献给利未支派,而利未支派凭什么资格领受以色列其他支派的奉献?因为他是事奉上帝对不对呢?但是他收的是收弟兄的奉献。作为同样是弟兄的,怎么有资格收人奉献呢?亚伯拉罕不是献给弟兄,是献给比他更尊贵,更长辈,更伟大的麦基洗德,所以这一章圣经这一段第一句说「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 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

上帝藉著亚伯拉罕把这个东西献给麦基洗德,乃是告诉我们,以后的耶稣基督乃是真正永远的祭司。所以,这样前面说「主对我主说,你坐我的右边,等我把你的仇敌作你的脚凳。以后到第四节就说什么呢?「我起了誓,绝不后悔,立你永生为祭司,乃是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好,现在当希伯来书的作者要对以色列人说「耶稣是祭司」,「耶稣是祭司」,「耶稣是大祭司」的时候,他们说「胡说!」「住口!耶稣既然是生在犹大支派里面,他就没有资格作祭司。」因为作祭司的一定要生在哪一个支?利未支派里面。耶稣基督既然生在犹大支派,他就没有资格作祭司,不必再讲了,这个根本不能通过的。但是圣经清楚告诉我们,耶稣基督作祭司不是照著律法的规条,不是照著利未支派子孙的律法的规定,乃是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作祭司。那这件事情记载在哪里?记载在诗篇一百一0篇里面,我们现在打开来看。诗篇一百一0篇,你看圣经里面只有一次记载麦基洗德出现,但是圣经有三处圣经记载麦基洗德的事和麦基洗德的重要性。所以除了创世记亚伯拉罕见他一次以外,诗篇提过一次,以后希伯来书解释这个重要性,全本圣经从来没有别的地方再提了。第一节,第二节,我读、第四节,你们自己读:

「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耶和华必使你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你要在你仇敌中掌权。」

第四节:

「耶和华起了誓,绝不后悔。说:“你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耶和华起了誓,绝不后悔。说:「你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这个「你」跟第一、第二节里面提的那个「我的主」是同一个「你」。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这个「你」是谁呢?就是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在仇敌中间掌权的这位基督。

第四节「耶和华起了誓,绝不后悔。说:“你(就是基督)是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为这个缘故,希伯来书第七章就打开一个新的眼界,第七章就突破了永远律法中间的条例。这样,在第七章四节到第十节给我们看见耶稣基督不需要照著律法的规条,不需要生在利未支派,不需要照著亚伦后代的规定。因为所有作祭司的,不但要在利未支派里面,而且又要在亚伦的祖系的后代,不但如此,到了大卫时代之后,要在撒督的后代里面才可以选为大祭司。为这个缘故,这样,从利未到亚伦,从亚伦到撒督就变成越来越狭窄、 越来越狭窄,变成规条越来越严谨。而耶稣基督是从第一个资格都没有的,因为他既然不是利未支派,他就没有可能在亚伦子孙。既然不是亚伦子孙就根本不可能在撒督的后代里面被生出来,所以这个是完全不合格的一个祭司,怎么可能成为祭司呢?所以希伯来书的作者就把我们的视野打开来,把我们从律法的规条中所限制的狭窄的路线打开一条新的路出来,给我们看见耶稣基督原来在圣经中间神永远所定的旨意。「不是照著利未的支派,不是照著亚伦的子孙,不是照著撒督的后代,乃是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

那么,现在我们要问,「这样说来,亚伦生下来以后的大祭司的位份以后更大呢?或者照著麦基洗德等次被立为永远的祭司的这个职份更大呢?」麦基洗德更大,为什么呢?这里就提到「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大家说「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什么?---- 的道理,这是驳不倒的理。所以,这一节圣经就把整个希伯来书文化中间所认为最骄傲,最可以坚持为他们宗教可夸之事的东西完全打垮下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亚伯拉罕是犹太民族最伟大最伟大的远祖;是他们最伟大,最伟大的族长;是他们最伟大,最伟大的宗教最先的领袖,所以比摩西更大,比亚伦更大,所以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既然高到这个最高的地步,无人可以比他更高的,圣经上帝早预防了犹太民族的骄傲,要把亚伯拉罕拿出来,就把所有的东西都否定掉,所以上帝就给麦基洗德显现的时候,上帝叫亚伯拉罕向麦基洗德下拜,向他献十分之一,向著他恭恭敬敬的十分之一拿出来。所以这件事的重要性是使我们真正明白「基督论」的一把钥匙(the key to understand genuine Christology)。   因为「基督论」的要紧,「基督论」的重要性不是在律法的规条之下的。「基督论」的重要性是在永恒的旨意里面。「永恒的旨意」跟「律法的规条」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我再讲一次,「上帝在永恒中间所定的,藉著基督拯救世人赐下永生,代替人的罪死,成为大祭司的职份」的这个计划是在人犯罪以前就有的。我再次一次,「上帝在永恒中间藉著基督道成肉身成为人,为人死,以真正永恒的大祭司的职份来作赎罪的工作,这件事是远远在律法赐下人犯罪以前的」。而律法为什么赐下?律法赐下因为人犯了罪以后必须用律法来作见证,用律法来制裁,用律法来限制,用律法来定罪。所以「律法赐下是为了罪的需要外添的」。我再一次,「律法的赐下是为了罪的需要外添的」,不是在永恒的旨意里面。   

所以当犹太人把外添的律法,在犯罪以后不得不赐下约束人行为的见证的律法当作绝对的时候(下个礼拜我们要很严肃的讲这一点),神就在旧约里面留一个很特殊的空间让麦基洗德显现。所以麦基洗德的显现虽然只有一次,却决定了人真正认识「基督论」的根基就在这里了。感谢上帝!

如果亚伯拉罕从来没有会见过麦基洗德,也从来没有在麦基洗德面前这样谦卑献上十分之一,那你就永远不明白耶稣基督凭著什么作祭司?你明白了吗?耶稣基督照律法的条例是不可以作祭司的,耶稣基督照著律法的条例是没有资格作祭司的,因为他既不是在利未支派生下来的,更不是亚伦的子孙,也不是撒督的后代,所以他是绝对不能作祭司的,但是感谢上帝,那永恒的旨意的定者是神,所以神藉著麦基洗德的等次解决了这一连串文化不能解决的问题。因为耶稣的等次不是在利未支派子孙的等次,耶稣基督的等次是在麦基洗德的等次,你明白了吗?

这样说来,亚伦大不大?亚伦多大也没有亚伯拉罕大,对不对?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以萨迦、西布伦、约瑟、便雅悯。利未生生生生.... 生亚伦。   那亚伦大不大?跟利未哪个大?利未大。利未跟雅各哪个大?雅各大。雅各跟以撒哪个大?以撒大。以撒跟亚伯拉罕哪个大?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最大。所以「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代,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跟麦基洗德哪个大?麦基洗德大。   怎么样呢?这里最后一句话,「当亚伯拉罕献上十分之一的时候」,那个时候以撒在哪里?在他的腰里面?雅各呢?在腰的腰里面,十二支派?腰的腰的腰里面。利未的子孙在腰里面。亚伦呢?在腰里面。所以那个时候,当亚伯拉罕一弯腰的时候,全部弯下去了。当亚伯拉罕一向麦基洗德弯下来的时候,亚伦说「我哪里敢不弯?我连生出来都没有,我就跟著弯。」所以,所有的祭司都是弯的。

所以,这样,麦基洗德的等次就大过在律法里面亚伦的后代祭司的等次。这样,你不要用这个来限制耶稣,因为耶稣的等次不是这个等次,是那个等次。因为当亚伯拉罕一弯腰的时候,腰里面所有的子孙都一同跟著弯腰。没有一个在亚伯拉罕弯的时候说「我不要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人在他祖宗的腰中,这个是希伯来文,不是「身中」,是在「腰中」,在他的腰里面,他们都向他屈膝,他们都向他献十分之一了。所以,这样,利未支派不是拿十分之一者,他对弟兄是拿十分之一者,但是,对麦基洗德,他是献十分之一者,而以麦基洗德才是收十分之一者。这样,基督如果照著麦基洗德的等次来作大祭司的话,连所有其他亚伦子孙的大祭司他们的赎罪都要透过耶稣的宝血才能成功。感谢上帝!因为这些祭司是每年想起自己的罪,为自己的罪罪,再为百姓的罪赎罪,然后他们才能度过赎罪大日,过了一年又再一次想起自己的罪来,那么,谁可以赎他们的罪呢?所以耶稣基督是受所有的人所敬拜的。耶稣基督是洗净所有人的罪的大祭司,因为他是麦基洗德的等次,而麦基洗德不是献上十分之一的,因为不是亚伦的后代,但是亚伦的后代在亚伯拉罕里面向他屈膝,向他弯腰,向他奉献。你明白吗?

现在我们大家再一同读这一段的圣经。我们站起来读,恭敬好不好?求主给我们清楚明白这一段的意思,第四节到第十节。   

「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 身,原文作腰],还是照例[ 取十分之一];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   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藉著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 身,原文作腰]。」

我们感谢上帝。我们今天一同到主的面前来,求主帮助我们,给我们对圣经的道越深入了解的时候,我们的信心越坚定,我们越认识基督的时候,越知道他地位的超越;我们越知道他地位的超越的时候,我们越依靠仰望他,因为除了他以外没有别的救主,除了他以外没有真的赦罪的能力,除了他以外没有真正的大祭司。我们感谢主,我们一同开声祷告,每一位开声祷告:

「主啊,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你是永恒的,你是在永恒中间被定的,你是唯一的大祭司,你是超过亚伦和他所有后代,所有利未的子孙,所有撒督的后代的祭司,因为你是照著麦基洗德等次永远为大祭司。你是长远活著的大祭司,你是无罪的大祭司,你是神所定的大祭司,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我们应当顺从你,我们应当到你的面前来,我们应当把我们的罪交在你手中,求主你赦免,求主你洗净我们,也给我们效法亚伯拉罕在各样的事中怎样作一个伟大的领袖,怎样作一个真正信徒的榜样,怎样作一个对待别人的人,怎样作一个执行公义的长辈,怎样作一个礼让的人。主啊,我们感谢赞美你,今天你给我们许多的教训,求主把这些教训铭刻在我们心里。主啊,使我们一生一世走在正途的中间,好叫我们看到你仆人的榜样,你所给我们看到的各样的真理,我们就不回头走错误的道路。主啊,你与我们同在,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你。我们感谢赞美,求主施恩,求主垂听,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求的。阿们。」

我们大家再开声,为下个礼拜的聚会祷告,下个礼拜我们要讲一些很重要的道理,就是为什么律法要更改,为什么变成整个旧约变成要衰退,为什么神的话变成好像有更改的可能,我们要为这些很严肃的挑起整个犹太人忿怒的话语来作解释,我们求主给我们看见新约的重要性和旧约不同在哪里。我们大家开声祷告:

「主啊,我们在你面前为著下个礼拜来祷告,求主你怜悯我们,给我们不但这个礼拜领受了这些话语,我们也预备心领受下个礼拜你要对我们讲的话。主啊,你的话何其宝贵,你的话发出亮光,你的话照亮我们的心,你的话使我们一步一步进入你的至圣所,明白你的约,明白你的道,明白你的永远的启示,我们感谢赞美你。求主 你打开我们的眼睛,求主你光照我们的心,苏醒我们的灵魂,叫我们在你面前蒙恩。我们不能做什么,我们需要你,我们仰望你,我们恭敬把你无用的仆人交托给你,愿主你膏抹他,你真理的圣灵引导他,你的光照耀他,给他讲出当讲的话语,给他成为你忠心的仆人,把你的话传讲清楚。求主你叫撒但远远离开我们,不让它搅扰我们。求主我们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对你的教训对你的真理模糊的时代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你的道要我们做什么?你的真理所隐藏的是什么。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当你的光照耀出来的时候就使愚人通达。

主啊,当你的话解明出来的时候,就使我们脱离捆绑。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我们绝对不能,我不该,我没有办法来打开,或者释放你的话,但是你的话可以释放我们,你的话可以打开我们的眼睛,你的话使我们脱离捆绑,你的话使我们脱离限制,脱离我们主观的狭窄,给我们进到你真理宽阔的言语里面,领受你给我们因真理而得的自由,因为你的灵在哪里,哪里就有自由,我们晓得真理我们就得以自由。主啊,上帝的儿子给我们自由,我们就真自由了,求主帮助我们,求主赐福这些听众,赐福台湾这些青年,给我们每一个在你面前领受真理的人,我们以后把真理分享与人,当我们被你呼召,传讲你信息的时候,我们要用很严正,很深入的思考,很正确的动机把你的话传讲出来,叫别人与我们一同得到你福音的好处。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求你兴起工人,兴起合你使用的工人,兴起正解福音的工人,兴起严谨跟随你的工人。主啊,你听我们的祷告,我们感谢你,求主你把亚伯拉罕的模范深刻印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你把罗得给我们的提示,罗得给我们的一些危机的儆戒也放在我们里面,好叫我们在你里面好好做人,讨上帝的喜悦,因为我们得了圣徒的称呼我们应当分别为圣讨你的喜悦,与世俗不同,叫别人从我们的身上看见你的荣耀,看见你的作为。感谢赞美,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求的。阿们。」

《全文完》

上一页|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