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言

大概是在一九三二年,读过一次盖恩夫人的自传,那时并不觉得怎样,可是在后来愈过愈想要再读一次,因为在里面觉得,如果要作一个最爱神的人,彻底的行神的旨意,要有完全的奉献,并盼望有一个绝对无己的生命,就非全心倾向十字架不可。神也让我知道,十字架是讨神喜悦唯一的道路;所以我的心,一直爱慕她的生命──一个曾经经过十字架的生命。

后来有一位弟兄对我说:“除了圣经之外,我再也没有看见第二本比盖恩夫人的自传更属灵的书。”这句话给我一个很深刻的印象,后来一直想要买这书,可是它已经成了稀罕的古董,是最不容易购置的(从前那本已经失去)。为着要得这本书,曾跑过了不少的旧书铺子,也托过不少的人代购,结果只能找到褐番先生替她写的传记,而找不到她自己写的自传。现在看见人的办法完了。就将这事交托神,问神要。经过了不少的祷告和多日的儆醒,好容易在去年三四月间,在一位西国弟兄家里,看到一本馨香的没药(这是盖恩夫人自传节译本)。看了之后,心里十分喜乐,就有意将它完全译成汉文。一面托一位弟兄用打字机打成数份,一面按该书出版的地址,写信去买了十本。后来就开始翻译,直到现在蒙主的恩典,已经译成汉文问世了。

此书的内容,比原本简略一些,但其中的精华,仍然存在。神藉这书,曾祝福了不少爱祂的人,兴起了多人倾向十架。盖恩夫人的经历,是少有人能经历的,也少有人肯经历。她的一生,是一部痛苦逼迫的史记。她所忍受的一切,都是因为爱神的缘故。不止仇敌害她,朋友藐视她,甚至属灵的人,爱神的人,也因为不懂他的缘故(曲高和寡),离弃她。有时候连她自己也和神站在一边,反对自己,定自己为有罪。其实她的爱神,是自古罕有的,她的施舍,是人所难能的,她的圣洁是“宁可拣选地狱,而不愿犯罪的。”(她并不是因怕罪的刑罚而恨罪,乃是恨罪本身,这真是表明她有神的那种圣洁)。她的良心洁净到一个地步,就是自己所行合法的事,人看为美好的事,帮助人救济人的事,若是也于自己,或出于天然的,她都定罪。她的思想,言语,行为。若是出于自己,就拒绝。若出于神,就说是神作的,归荣耀于神。她学习到除神之外,没有拣选。除神之外,无所爱慕。她向己有绝对的死,向神有完全的活。在她里面已经没有惧怕。在她里面也没有自爱。她虽然出身于贵族,但世界没有一件事太卑微,是她所不肯行的。可是她对于不合真理的却一点都不肯调和,也不能妥协。

她已经被神带到绝对无己的地步,己的生命,已被神对付到一个粉碎的地步。拆毁到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了。现在在她里面,完全是出于神的了。所以她一点也无疑地说:“现在活着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她的意志与神的旨意,有完全的联合,好像主耶稣当初在世时一样。一行出来,就是神的旨意,因为她已经把“自己”失去在神的里面,好像一滴水失去在大海里一般。

她被人迫害,侮辱,藐视,冤枉,辱骂,监禁,种种的苦害,都是逆来顺受。并不怨天尤人,反而说这是神许可的,是神用的杖,不但不恨仇敌,反而满心的爱他们,替他们祷告。

她被神剥夺,不止属世的东西都失去,甚至属灵美好的恩赐也都失去了,并且她曾经历了主在十字架上被神弃绝的经历。虽然极其痛苦,可是结果得着了一个最宝贝的东西──就是神自己,充满了神的自己,她能说,从前多年的苦楚,若比起现在在神里面一刻的快乐,好像鸿毛之比泰山了。

她的心极其单纯,像小孩子一样。只有一个爱神的心,此心极其坚强,正是“海枯石烂,此心不渝。”要她下地狱恐怕还容易,而不能叫她不爱神。她和神的交通,是连续不断的,就是梦中继续着为着神的缘故,甘心忍受最苦的十字架。只要是神所许可的,任何的十字架,她都能受,不仅不退避,反而能欢迎。

她一生的经历,几乎都是十字架,各样的十字架都经历过。因为她爱神,所以也渴慕神所给的十字架(不受十字架而想爱神是不可能的)。神也照她的心愿,用又苦又重的十字架来炼净她。

她是经过神雕刻最深的人,也是被神修理得最洁净的人。她真是神恩典的神迹,神奇爱的标本。难怪有人说她生命的经历,或许要超过使徒的经历。在她的身上,或许已经应验了约翰福音十四章十二节的话了,“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哦,何等的奇妙!只要人肯将自己一点不留地献上,绝对顺服神的旨意,就要在他或她身上,活出基督来,但愿一切的荣耀归给神!阿们。

祷告

哦,亲爱的父,我将这本小书奉献在祢的面前。求祢吹气在这书上,叫每一个读者得到祢的祝福。求祢在我们的里面,创造出一个爱祢的心,肯倾向卑微羞辱的十字架。哦,阿爸父,唯有十字架的道路,是祢所拣选最好的道路,也是进入荣耀唯一的道路。父啊,不让我们因苦难而灰心。兴起人来,兴起不顾一切而爱祢的人来。给我们能力,叫我们肯舍弃从前所不肯舍弃的东西,能放下从前所不能放下的东西。父啊,让我们有绝对的顺服,完全的奉献,失去我们的“自己”在祢的里面。真愿意祢在我们里面作王,完全掌权,再也不让我们和祢相争,和祢讲理。哦,父神,求祢使我们能忍受无理的批评,不恭的待遇,同时又能爱那些不可爱的人。父啊,我们承认凭着自己,这些一点都做不到,求祢赐恩典给我们,好叫祢能因着我们得荣耀。奉祢儿子我主耶稣的名。阿们。

一九三八年七月二日俞成华写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