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的国度与他的应许

 

    从出埃及记到约书亚记的圣经启示是--神要向每一代的以色列人说话,好让他们知道下列的好消息:

    一.耶和华爱以色列人;

    二.他决定住在以色列中间:

    三.耶和华的名字、属性,以及大能作为的启示和意义;耶和华就是君王、审判官和拯救者;

    四.摩西之约权利与义务的条例;

    五.神的『仆人』摩西,以及对于神透过摩西所作的启示需要谨慎留意(玛四4);

    六.神在以色列人中建立他的国度;

    七.神的祝福依以色列对他的敬虔与爱的程度而调整。

    文学结构与经文背景说明了:神的恩典、以色列人立约的地位、神的显现、摩西的地位以及以色列人集中敬拜等的重要性。这一时代的救赎历史意义在于:(1)神在以色列人中建立王权;(2)神权政治职分的制度就是延续和保护他王权的方法;以及(3)应许的应验。

 

                神在以色列的王权

 

    从一开始,耶和华的目的就是要使以色列人成为他自己的百姓(出六7)。『百姓』一词逐渐取得了选民的意义,神给予他们成为他国度的特权,以忠诚与圣洁为其特性(出十九5-6)。耶和华收养以色列人成为他的国(’am)。他从世上列国之中拣选以色列人成为神权政治的国家,视以色列人为他的嗣子,向他们启示他的荣耀,赐他们圣约、圣殿崇拜以及应许(罗九4)。

    有关以色列成立国家,和他们与神保持独特的关系之应许的应验,并非以他们对耶和华的回应为条件。事实上,在西乃山的启示之前,和认可这个约之后,以色列人的作为证明了他们是顽固、背叛神的百姓,无心去爱耶和华。神的启示、救赎他们脱离埃及、西乃山的启示、认可与他们所立的约,以及在会幕中荣光四射的显现都见证他对以色列人的恩典和关爱,虽然他们是如此的不配。显然,神的计划就是要透过以色列人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不论他们如何回应。不过在立约时,耶和华期待他的子民以爱回应(申六5)--不是一种情感式的反应,而是专一或忠诚的表达。 

 

              神权政治的事奉人员

 

    立约的目的为要揭开耶和华要在以色列人中执掌王权以及使他们成为他的百姓之序幕。从一开始,以色列人就分成十二个支派。每个支派都有自己的长老和众千夫长、百夫长等领袖。当以色列人尚在埃及地时,这种古老的支派领袖制度已在他们当中发展了。然而,由于他们要被建立为神的百姓,神任命领袖权的需要就产生了。

    首先,在以色列人背叛之后,很快地,神权政治领袖权的必需性日益明显(出十四-十八)。摩西是神的代理人;神赋予他特殊的使命就是带领以色列人脱离埃及地,并领导他们进入应许之地。摩西的岳父叶忒罗观察到摩西的重担非常沉重。他不仅是全国人民的领袖,而且也是各层级的审判官;他本人亲自听讼、审理大小讼案。于是叶忒罗提议,他应该任命几位法官作他的助手,这个建议是普通恩典的洞见(common-grace insight),摩西听从了他岳父的话,因而得到很大的帮助(出十八24)。

    第二,领袖权由于以色列人抱怨、不满的历史而变成基要的需求。在以色列人离开西乃山之后(民十11-13),摩西就觉得这些人实在很难带领,所以他用求死的方法来辞去领袖的职分。耶和华回答他,要他任命七十位长老来辅助他(民十一16)。长老们领受摩西分赐的灵(民十一25),所以有能力协助摩西处理事务。当其中的两位长老没有与其他人在一起说预言时,摩西表达了他的希望,愿所有的百姓都成为先知(民十一29)。他明了神权政治的最大目标就是神的灵显现在他所有的子民中间。被圣灵充满时,心里就没有空处去发怨言。

    最后,摩西与约书亚的去世,造成了神权领袖的真空。在摩西去世之后,神权政治的领导权逐渐瓦解。摩西担任以色列人的审判官、军事领袖、礼仪指导、立约的中保以及先知。不过,如我们所见,甚至在他掌权时,都与别人分享他的领导权。他担任立约中保的工作已由那些分担他司法工作的祭司以及长老接替。当摩西还在世的时候,约书亚就接替了他军事领袖的职位,而且是由摩西直接任命他担任以色列人的领袖(民廿七15-23:申卅一1-8,14,23:卅四9;另参书四14)。神借着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话(参书一),但是在他去世之后,耶和华的话就『稀少』了(士二7;六13;撒上三1)。   

    神权政治各职分的目标就是要使神的百姓学习与耶和华,他们的创造--救赎主,以及他们的同胞和谐相处,要他们与神以及他的约民和谐生活,他们表达了约的理念:神的百姓。

 

祭司与利未人

    只有亚伦的后裔担任祭司的职分(利九),但是整个利未支派都献身事奉耶和华。他们在会幕中协助亚伦的祭司们。这好像是说,亚伦体系的祭司职是神所任命的,借此,神对他的百姓施行祝福与赦免。可拉、大坍、亚比兰和以色列的二百五十位首领向亚伦的祭司职挑战,辩称所有以色列人都是圣洁的,所以没有必要非由亚伦及其后裔担任祭司不可(民十六)。在发芽的杖这个插曲中,神印证了他的旨意,就是将祭司职限制在亚伦及其后裔身上(民十七)。

    利未的家庭是神给祭司的赏赐,为要办理会幕的事(民八19;十八6)。同样的,摩西的工作也由大祭司亚伦所分担。耶和华明示亚伦的后育要继续事奉,因为他也由约来确认这个职分。亚伦的孙子非尼哈在以色列人为非作歹、崇拜偶像时,向耶和华表示忠诚。耶和华用立约的方式来肯定祭司功能,以作为对他的赏赐(民廿五ll-13)。玛拉基也熟知耶和华与祭司所订定的和平之约,因此,他向被掳之后的祭司们挑战,要忠于耶和华起初与他们所立的约(玛二4-8)。

 

先知

    五经也预言到一个阶级的人,耶和华要借着他们来向新生代启示他的旨意。先知跟随摩西的脚步,因为他们也是领受神启示的。然而摩西领受耶和华的话是以直接启示的方式,而先知则是借着异象与梦,间接地领受耶和华的话(民十二6-8)。先知制度的标准使神对摩西启示的真实性更具体化:判断先知之真伪要看他们是否忠于神向摩西所启示的话语(申十三l-3)。

    先知也是以色列人中的一个(申十八15)。一位优秀的先知不需要用邪术或占卜来取得他的启示(9-12节),而是从耶和华那里领受。他的预言是真是假可由预言是否实现来判断(15-22节)。当先知说话时,就好像神在说话。因此,摩西担任立约中保的功能就持续下来了。在以色列史中,从以利亚时代起,先知的角色已由约的中保变为圣约的检察官。

 

君王

    在五经中,只有一节经文暗示以色列人的王权制度。摩西在申命记十七章详细说明了神权政治下的王权性质。以色列的君王是神所兴起的,不像其他外邦国家君王的产生。他必须对耶和华的律法敏感,并要喜爱它(l9-20节)。他不可扩张自己的物质享受与权势(l6-17节)。君王的心要在耶和华面前正直,否则,他就不能像摩西一样,带领他的百姓领受约的福气。如果他是神的仆人,他也就是神百姓的仆人。以色列的君王不同于列国的暴君或绝对独裁统治者。神权政治的概念乃是假定,所有的领袖,包括君王与丞相,都要扮演仆人的角色,为人民谋求最大的福祉。

 

                  应许与应验

 

    耶和华向以色列人启示,他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出三15-16),这暗示他会忠心地遵守起初他向亚伯拉罕所允诺的四重应许。

 

后裔

    在出埃及时,以色列的人丁已非常兴旺。他们进入应许之地前夕,摩西看到以色列的数目就像天上的星星那样多(参看申一10;十22)。之后,他祝福他们,在祷告中求耶和华使他们更多千倍(一11)。在众支派之中,利未、犹大和以法莲、玛拿西相继兴起,担任显著的角色。

    利未的突显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神拣选他的后裔成为利未人,另一个是神按立亚伦的后裔(利未家族)为祭司。祭司一利未人的工作就是维持会幕的事奉,主持献祭,以及朗读、遵守神的律法。利未人是一个活的提醒,关于神的圣洁、荣耀、恩典、赦免以及他圣洁的要求--具体地记在摩西律法中。

    迦勒的报告增强了犹大的重要角色,他说迦南地是一块肥美的土地,在耶和华的帮助下必可占领那地(民十三30;十四5-9,24)。在分配土地的名单上,犹大的地位最为显著,因为它与迦勒希伯仑的产业相连(书十四6-十五63)。

    以法莲与玛拿西的重要性也是由于一位间谍,即约书亚的信心(民十四6-9,38)。约书亚是以法莲人,从一开始就忠于耶和华与摩西(出十七9-13)。他的支派与玛拿西支派共同分得了迦南的大部分土地。犹大、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三支派分到了迦南地一半以上的肥沃土地(书十五-十七)。

    这些早期发生的事件,其重要性在后来国家分裂成两个对立的犹大国与以色列国时显出来,它们以以法莲与玛拿西的区域为其中心。因此,圣经给了我们一些关于这些支派为什么会彼此对立、会有敌意的解释。连摩西和约书亚都几乎不能使他们团结一致。这些支派很容易彼此激怒对方(参书廿二),而且表现出太关心各自的生活水准。这种态度造成流便、迦得以及玛拿西的某些宗族要求扩大他们的产业至约旦河东(民卅二)。另外,约瑟支派(包括以法莲与玛拿西)也要求约书亚给他们更多的土地(书十七14,18)。

    总而言之,神百姓的属灵状况相当薄弱,他们贪心、自私、尖酸、不道德、不洁、崇拜偶像、仇恨、不同心、易怒、纷争、结党、恣意放纵并且抱怨,这都成了百姓的特色!他们都是冥顽不化、硬着颈项、心地刚硬的人。虽然从西乃山所作的第一次民数调查(民廿六),他们的人口总数增加许多,然而,这一人口增多的应许并未保证,亚伯拉罕后裔的属灵状况会像『信心之父』一样。这个阶段的情况显然证明了一个真理:肉体的繁衍和割礼的表记(参书五1-9)并不能保证他们对神的敏感性,也不能成为心灵割礼的证据。

    虽然如此,神依然一再重申并且完成他对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作的应许。神的恩典清楚地在他耐心对待摩西与约书亚所带领的百姓上显出来。神的应许,包括有关后裔的应许,依然是属于『你和你的后裔』。为了这缘故,社会与家庭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先知们也非常清楚地指出,唯有那些真正用信心、爱心和忠诚回应耶和华的人才是他的『产业』(参赛六五13-16:玛三16-18)。摩西已为后裔中的后裔,百姓中的百姓,以及肉体割礼中的心灵割礼概念奠立了良好的基础。

 

土地

    神将土地的应许赐给族长(参申一7-8)。当以色列百姓在旷野漂流了卅八年之后,终于向迦南地前进。他们在南方被拒绝进入该地,必须由死海南部的约旦河东跨越进入迦南。由于这样绕道而行,他们遇到亚摩利王西宏的反对,又遇到巴珊王噩的阻挠(民廿一21-35;另参申三1;廿九7;诗一三五11;一三六19-20)。他们也在米甸人身上报仇(民卅一)。这个行动产生了应许之地的扩张,进而包括了约旦河东的领域,使流便、迦得以及玛拿西的几个宗族定居在此(卅二章)。这个额外的土地是一种混合的祝福,因为定居在约旦河东的几个支派多少已与以色列的其他支派断绝关系。以色列的历史说明了,除了伟大的先知以利亚是来自基列地区外,约旦河东的其他几个支派对促进以色列人属灵的福祉都没什么贡献。

    在约书亚的领导下,迦南地逐渐地被征服了。当地人反抗以色列人,而且大大地惧怕耶和华(书二11,24:六27;十1-2)。他们出来反抗以色列人(参书十一20),而耶和华将这地交在他子民手中,因他为他们争战(书十一42)。约书亚对付当地的人,并且占领了他们的土地,『就像耶和华吩咐摩西一样』(书十一23)。再一次照着耶和华借摩西所吩咐的,他把地产依拈阄分给各支派(书十四2)。我们可以说,到约书亚事工的末期,神所作有关土地的应许已经应验了,因为以色列人脱离了仇敌,享受了安息,并且在这应许之地--新伊甸园--收获地上栽种的谷物。

      这样,耶和华将从前向他们列祖起誓所应许的全地赐给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为业,住在其中。耶和华照着向他们列祖起誓所应许的一切话,使他们四境平安;他们一切仇敌中,没有一人在他们面前站立得住。耶和华把一切仇敌都交在他们手中。耶和华应许赐给以色列家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都应验了。(书廿一43-45)

    不过,应许依然是应许。还有更多的土地有待征服。此外,永远安息的应许能否应验,就看他们是否忠心遵守他们与耶和华所立的约。如果以色列人背叛神的约,耶和华就预先以灾难、被掳和分散到各地来警告他们(申四25-28:廿八64-68:书廿三12-16;廿四20)。因此,土地的享有是一个表记,说明还有更大的应验,是恒久不变的,是以色列人从未经历过的。『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诗九五11;参来四3-11)。

 

神的显现与保护

    耶和华在埃及地、旷野中以及应许之地向他的百姓显现。安置在会幕至圣所中的约柜是他显现的象征。在旷野的旅程中,耶和华清楚可见地显现在云柱和火柱中。由于会幕的建立,约柜就成了神统治他子民立约的象征。在征服迦南的期间,约柜曾经被安置在基列,然后再由基列移至示罗。有了耶和华显现的所有证据后,百姓依然等待他应许的应验,就是说,神要选择一个地方安置约柜。那个地方将代表耶和华的统治以及他子民的敬拜中心之独特地点。  

    耶和华以不同方式的显现表示对以色列人的祝福:在降十灾期间保守他们平安无恙;出埃及过红海;在荣光四射的云彩中;供给以色列人食物、饮水并打败亚玛力人;在西乃山上显现;在圣所与约中显现;在会幕、祭司职、献祭和节期的制度中,以色列人按时被提醒,耶和华就在他们中间,而且保证他要饶恕他们的罪;律法的颁布表达了他旨意的细节;赐给他们土地并带领他们战胜仇敌。神应许以色列人的祝福、显现和保护真实地在这个时期应验了。

    神的显现还有另一面:咒诅与审判。他在埃及人(施行十灾以及在红海战败他们)、亚玛力人、西宏人和迦南诸王的身上表示了他的审判。但是他也向以色列人表示他的愤怒。在西乃山启示之后,他清楚地表示出要严惩罪恶。他是会销毁东西的烈火(出廿四17;申四24;来十二29)。他用不同的方法销毁背叛神的以色列人:用瘟疫(出卅二34-35;民十一33;十四37;十六46-50;廿五9)、用火(民十一1-3;十六35)、用地震(31-34节)以及用蛇(廿一4-6)。他是一位嫉妒的神,处于百姓中间,但不能容忍他们侵犯他任何的圣洁与荣耀。

    只有耶和华对约的忠贞,才使他不致于灭掉所有的以色列人。他为了自己的缘故继续向他们显现,住在他们中间,带领他们、保护他们,因为他向族长们所作的应许(出卅二13;参书七9)。他名为嫉妒(编按:出卅四14,NIV:Do not worship any other God,for the Lord,whosename is Jealous,is a Jealous God),但是他也有忍耐、爱以及赦免(出卅四6-7;民十四17-19)。

    律法是神特定的工具,以教导以色列人如何成为一个活在他面前的国家,他用它来教导以色列人如何在品德上像他,因为律法是圣洁、洁净、公正、公义、爱与和平的实践方法。不过,他的祝福并不完全以律法主义为基础。他期望一种内在的忠诚,而非形式上的。对神忠诚也包含对他的启示忠诚。对神专一敬虔与顺服、成圣是分不开的。他对遵守他律例和旨意的人应许要大大地祝福他们(利廿六l-13;申廿八l-14),但是对于不顺服的人却要惩罚(利廿六14-39;申廿七15-26;

廿八15-68)。然而只要他们真心悔改,他总是会饶恕他们,并且恢复他们的地位(利廿六40-15:申四30-31)。

 

赐福列国

    这个阶段的历史背景有助我们了解,为什么极少提到包含在约中有关对列国的祝福。第一,这个阶段的关注是以色列国的生存,也就是说,神拯救他们出埃及,分别他们成为一个国家,以及神权政治地位的建立。第二,以色列人所表现的是冷漠、不顺服和背叛。以色列尚不能作为列国的光,这个国家领受了神的自我启示与圣言(罗三2),但是却尚未成为这些特权的好管家。第三,摩西与约书亚都挑战以色列人,要与所给予的恩典相称。如果他们遵行了,万民列国都会看到神赐给他们的智慧(申四6)、神的显现(7节),以及神赐给以色列人的荣耀(申廿六19)。诚然,神的计划就是要使他的百姓成为『一个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第四,出埃及与征服迦南的历史背景也为我们解释了,为什么圣经的焦点是集中在以色列人身上。以色列人学习了分离主义(separatism)的功课,他们永远不能以埃及人的生活方式生活,也不能采用迦南人的习俗。对列国淫荡的行为之负面强调,加强了以色列人圣洁、洁净的生活之重要性。神期望他的百姓要洁净他们的心灵,因而他可以将他的国度扩展至列国,关于约也包含对外邦的祝福,在此时期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妓女喇合!她信赖以色列人的神(书二8-13),所以她和她一家都得到神的保守。她已完全融入神的约中;她嫁给犹大支派的人,经此她成为波阿斯的母亲,波阿斯是大卫与主耶稣的祖先(得四21:太一5)。

    摩西预期到列国将会与以色列一同欢乐(申卅二43;参七十士译本与死海古卷)。使徒保罗解释说,这一应许已经应验,因为外邦人也已因神的怜悯列入教会中(罗十五9-10)。这一应许也是在耶稣基督里应验的应许之一,虽然它是先赐给摩西与以色列的。虽然巴兰宣称,以色列之中要兴起『星』与『杖』来征服以及统治列国(民廿四17),摩西却也公开地预言,外邦人也要享有神约的特权!

 

            第四部 结论

 

    神呼召以色列成为『圣洁的国』的意义,乃为从摩西到耶稣基督在荣耀中降临的救赎史奠立基础。至今的世界仍继续反映疏离中的创造状况,所以基督徒是扎根在神的启示与救赎作为的故事中。他们是救赎史的继承人,即神对亚伯拉罕所作的承诺。神在耶稣基督身上所印证的王权首先赐给了以色列。因此,新约对国度显现的强调可以追溯到神在出埃及时的作为、西乃山的启示以及迦南地的征服。神的仆人摩西、约书亚和圣子耶稣都提到,神的国度已进入人的世界。此外,『神的百姓』、『会众』(qahal,ekklesia)和新旧两约中所用的类似专词都见证了,耶稣基督的教会是神百姓的延续。同样,教会中的事奉在功能上也可以追溯到旧约时代神权政治的事奉,因为耶和华喜悦使用他所按立的人来保守他的儿女纯净、圣洁,并借由高举他国度里的原则,如公义、公平、和平以及爱来满足世人的需要。虽然耶和华对待以色列人是奠基在律法的监护权上,他建立国度的目标自耶稣的来临与圣灵的动工起就一直未曾改变过。他所希望的是一群圣洁、无污染的百姓,愿意活出与这位永活神的儿女之特权地位相称的生活!

    在整个救赎史发展的过程中,耶和华借由应许的应验来证明他的信实。他盼望他的儿女们生活于今世和来世的张力中,能以更大的期盼来仰望他。他是信实的--昨日、今日、直到永远!以色列人在摩西与约书亚领导下所经历的,预尝了这新时代的荣耀,是在耶稣基督里面印证了。当我们仰望安息的实现、世界的更新、以及犹太人与外邦人都能分享到的神子民的福气时,我们也预尝伟大的主的恩惠。

    我们在好几方面都能看到,以色列成为『圣洁的国』的阶段对救赎史以后的发展有重大的影响:

    一.耶和华用他的名字Yahweh,用他拯救与审判的作为(如战士般的作为),以及用他的完全来启示他自己(出卅四5-6)。

    二.耶和华在以色列人中间建立他地上的王权,向以色列人启示他君王的荣耀,以及降临于以色列人当中,在会幕中建立他的王权。

    三.耶和华圣别以色列人成为他的百姓。在这个基础上,他公然地接受他们成为他的子民,使他们成圣,并且定义未来的救赎史是与以色列人相关连的。

    四.耶和华用立约来保证这一关系--立约是一项恩典和应许的施行,经由立约,神以律法圣别一群子民归他,并借着摩西作为约的祝福和规定的中保。

    五.耶和华用恩典和饶恕来回应以色列人不断地背叛,以启示他对他们的忍耐(参诗七八)。

    六.耶和华满有权柄威严地在出埃及和征服迦南的过程中,实现他对旅长们所作过的应许。

    七.耶和华借着摩西重覆地见证,他会完成更大的应验、祝福以及安息(参来三5)。他期望他的百姓能以忠贞与专一来回应他国度的计划,但是他目的的完成不是依靠个人的回应。他将要在他特定的时候,为他的圣徒建立他的国度--新天新地!